银丁

开车……吧?

邪魅一笑乱我心曲【x】
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这个可爱的表情包😂😂😂

澜澜披上的冲锋衣,穿了3集
澜澜买的风衣(x),穿了3集

沈教授一集换3套的设定遇到澜朋友就变成3集换一套了,可以可以,噫

笑哭😂

紫妃鱼:

终于把史传奇内心的MMP表情包做出来了

共计2图,划拉一下,感谢笔芯

【双关】一条暗恋关宏峰的鱼(从老虎的角度看双关01)

有小破车

为什么老虎会和周巡一样叫老关,因为老虎最开始见到除了关宏峰,应该就只有周巡,所以会和周巡一样的叫法

老虎应该是喜欢哥哥的吧!

链接https://shimo.im/BHm2Uh5Xr0cYdw9j

链接走评论

【双关】《手套》一个想用手套开的车

想着弟弟带着手套和哥哥xx,做的时候两个应该都很性感……emmm车技狗带还未复健,随便看看

【银桂】《Liar/谎言者》一

《Liar/谎言者》

听着歌开了一辆咸鱼三轮车233,太久没写了可能随时翻车

女装有,请注意,努力在避免OOC了然而……

可能会是个小中篇,如果不能更新的话这个也可以忽略标题当做一个普通的车看看



《死亡区域》/上


《死亡区域》/上

※其实是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
※太久没有写了手生复健中【跪
※大概会是上下或者上中下的篇章,也可能啰嗦一下变成小长篇_(:з)∠)_
※开车途中可能会翻在ooc路上

01

“呵……”干渴的呼吸道隐隐作痛,一进一出的空气似乎在撕扯着,叫嚣着渴求着水的润泽。

坂田银时喘着气在树林里穿梭着,黑漆漆的密林里只有隐隐约约的光,被这种奇怪的黯淡颜色笼罩着,神秘而又阴森——全然不像月光那般的皎洁透亮。

从不知道何时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在这个树林里,靠在一棵巨大的树干边上。这棵树比起其他的树都粗壮许多,仿佛直入云霄一般,顶上似乎也有雾气萦绕,看不尽终点。

停下来喘了口气,口渴得连唾沫星子都咽不下去。银时观察着四周,黑黝黝的森林,只有惨淡的一点光,让那些微微摇晃着的黑色影子显得更加可怕,因为人们无穷的联想力。

黑暗中内心的恐慌就被无限扩大,人总会在黑暗中联想到许多对自己不利的东西来,似乎有白色的影子在身后飘荡着的错觉,好像下一秒就会冒出可怕的东西。

“真是不妙啊……”搓了搓身上被恐惧激起来的鸡皮疙瘩,银时再一次给自己甩了一巴掌——疼痛感从皮肤底下如针扎般地透出来,确确实实地证明自己不在梦境里。

越真实,才越可怕。

况且,他怕鬼,从小就是。

太阳穴咚咚地反应着心跳的速度,安静之中的跳动让人更加心烦意乱。

口渴得心慌,整个喉咙渴的都快燃烧起来,灼的生疼。树林又一望无际,根本不知道从哪个方向走才是正确,所能看见的区域就是近一些的地方,更远的几乎都是隐匿一般。黑暗简直就是让你身处绝望中更加绝望。

已经走了很久了,一直没有看到任何边缘的地方,这种时候,不管平时再如何沉着的人,此时此刻的心理防线都会接近崩溃。

银时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暴躁地咆哮起来,这该死的鬼地方,简直是在玩弄他一样。

深呼吸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银时思考着自己醒之前在做什么事,为何一觉醒来就在这种黑不溜秋的森林里?但是脑海中所能搜索到的信息并不能回答此时的困境。

而且森林中似乎还有许多不该有的东西,躲在树影里的乌鸦时不时地叫几声,嘶哑的叫声让人忍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似乎在嘲笑自己此时的凄惨的困境。

靠在一个树干上稍作休息,闭眼停歇了一会,抬眼一看,远处有几点隐隐约约的灯光,很黯淡,而且时不时被什么挡住就没了影,但是长时间在暗处行走,对光则会格外敏感,只要稍微出现便能随时捕捉到。

加快速度地跑过去,灯光看似不远,实际上却跑了很长的一段路,中间还被一些奇怪的东西绊到,也顾不上绊到自己的事什么东西,只想快一点接近那里。

跌跌撞撞地跑了许久,被枯枝划到的脸颊,刺得生疼,不过此时也顾不上处理了。

终于,在越接近光源的地方,树木也越来越稀疏,渐渐地,一条稍微开阔的道路横在了眼前。

抹了抹头上的汗水,银时发现是光源是一个身着青衣的背影所提的一盏白纸的灯笼传来的。

“喂……”气息有些不稳又带着嘶哑,不过这一声的确是吸引了青衣人的注意。

对方似乎也有些意外,转过身来中间停顿的这一秒,其实银时也非常担心对方转过来,会不会是一张惨不忍睹的脸——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应该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不过,却是个非常好看的男人。

漆黑的长发在微风中轻轻拂动着,白皙的脸虽然在白纸灯笼的映衬下显得有些惨淡,却也不失他的俊秀。银时稍微喘了口气,问到:“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迷雾森林。”迟疑了一会缓缓地吐出几个字,男子回答后便没有看他,而是低着头查看了下自己的灯笼。

“那我要怎么走出去呢?”

“我也不知道。”男人终于看着银时的眼睛回答,银时则盯着他的脸,发现似乎并没有在玩弄他的意思。

“不过你很幸运,能从这片森林里出来。”男人指了指银时的背后,视线越过银时的肩膀,直视着远处的一片黑暗。

“什么?”不禁地把脚步又往前移动了一点,仿佛身后的树林会张开不见底的嘴把人吞噬。

“我在这里这么久,从来没有活人从里面出来过,一直以来都是我从森林里找到迷途的人以后,带他们走出来。”

“什么……那他们呢?”

“都在寻找回去的路,没有回去的话,大概也死了。”男人轻描淡写地说着。

经历各种情绪之后,刚刚汗湿的额前发和衣服被微风吹干了,现在剩下的只有冷的感觉。

02

这下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回去了,看着天空,发现根本没有月亮和星星,天空虽不是全黑,但也只有着一丝丝的黯淡的光,不知道要称作什么颜色,这种诡异感也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感觉看久了就要头晕。

不会真的是……无意间落入异世界?

努力地回忆着醒过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脑海中却一片空白。

“不介意的话,就先跟我走吧。”青衣男人提着灯笼已经往前走了,貌似并没有再征询他的意见,微弱的白纸烛光在风中晃动着映着他的青衣,略显诡异。

银时没有说话,确实,眼下根本没什么可以选择,要么自己待着,要么跟着他走。况且这个地方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不管怎么说,总之现下有个人比没有的好,也只能看看什么情况之后才能另做打算,便也提步跟上。

跟着他走了很久,先前森林里还有乌鸦的叫声,现在则越来越安静,前面的人似乎没有脚步声一般,银时觉得自己只有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不稳的呼吸声。

前面的人……不,前面那个,是人吗?

很想离他远一点走,可是又怕身后会有什么东西来,就这样,本来狂跳的脉搏已经平稳了许多,这下又如同小鹿乱撞。

就在银时还在纠结要离得远近的问题的时候,对方则告诉他到了。

一个不大的宅子,大门敞开着,里面依然也是黑漆漆的。

等到对方把屋子里蜡烛点亮之后,银时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在这里见到唯一熟悉的亮光,只有那个男人手里的白纸灯笼了,虽然也非常的渗人——不过总比没有的好。

看到熟悉的暖黄色亮光,刚刚的一腔幽怨,现在则是感动得快哭出来了。

环视了下周围,很普通的和室,屋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但是最基础的物品倒是一应俱全。

对方已经倒了一杯水给他,此时杯子里的水才提醒着他刚刚喉咙的干渴。虽然心中有些疑虑,但是渴求水的滋润也已经顾不上脑海中的那些想法。

温润的水顺着喉咙往下流淌,一股奇怪的感觉也应运而生,却也说不上来。

对面的人似乎微笑了一下,等到银时看过去的时候,就仍然还是刚刚那副淡淡的表情。

“阁下怎么称呼?”看到银时看着自己,对方首先打破了平静。

“嗯……啊那个,坂田银时。”虽然被发现盯着他看,但是,在这样不明的环境下,也很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细。“你呢?”

银时握着杯子的手指不由地摩挲着杯子的边缘。

“桂小太郎。”

听着有些耳熟的名字,但是银时搜遍脑海中并没有相应的人物存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桂稍微愣了一下,一直以来过往的人从来没有人一开始就问他这个问题,“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虽仅有一字之差,却不禁让人心头一跳。

大多数人一到这里都是在恐惧和惊慌中度过,一开口问的是求着他问该如何离开这该死的鬼地方,甚少有人会关注他。

“说起来也十分荒唐,”桂给银时添了杯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但是却一直在这里。”停顿了一下以后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却止住了声音,看了下黑漆漆的门外。

“没想过离开吗?”银时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下外面,再次环视了下周遭的环境,很难想象一个人能在这种荒凉无比的地方生存。

“你呢?”桂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将问题还给他。

“当然了,放任何人在这里都会想离开的吧。”

“你不问我如何出去吗?”

“你知道的话,刚才应该就会告诉我吧?”作状锤了锤肩膀,银时伸了个懒腰之后便找了舒服的姿势靠着。

桂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确实。”

——————TBC——————

【银桂】叫醒十题

叫醒十题(略工/口)

想试一下lof和/谐到什么程度……

银桂深/夜向,原本是叫醒三十题orz删减合并挑了几个比较喜欢的写了一点orz现在只有十题

轮流将对方叫醒【x,后面是单方面银→桂

——————

1.舌/吻醒

呼吸有些难受,感觉如同溺水中的人一样,想张大嘴巴,却又犹如有浪潮汹涌地涌进嘴里,但却也不失温柔感,下意识想排斥而却又迷恋其中。

软软的舌/尖第三次进来搅/动触碰到上颚的时候,银时终于在迷蒙的梦境中醒来,慢慢地将对方的舌/尖吸/住,狠狠地啜了几下,紧接着略带着报复性地啃/咬着对方的唇,直到两人的唇都有些红/肿才分开。

看着牵出来的银/丝顺着对方的下巴蜿蜒。

修改了好几次,和谐程度真是超乎我想象orz,全文戳我